“睁眼画梦”.巨匠林风眠

    作者:刘晓林 来源: 添加日期:2009-11-10 阅读:1339
     
        “我是睁着眼睛在做梦,我的画确是一些梦境。”林风眠先生说了这样的话,引起了我的一些想:人们闭着眼睛做梦,很容易!梦中画梦是虚幻之进一步,仍然是虚幻!如此也不难。睁眼做梦则不同,它是真实的虚幻,能做到的人不多。在此基础上再画出梦境的作品,这可以做到经由真实的虚幻再转为虚幻的真实的人去哪找!?唯有杰出的艺术家。不!唯有极其伟大的艺术家才可以做到。
     
      20世纪的中国艺坛上能称上巨匠的不用屈指,闪念即可跳出----少得可怜!但林风眠先生定列其中。睁眼画梦,鬼斧神工,林氏风眠可以坦坦然而独享。
     
     
      林先生如风而去,如凤而眠。然而,决不是。林先生无意而去,无心而眠。然而,奈其何?睁眼画梦之巨匠林风眠,九天居士今日有话要说。
     
     
      有关先生的艺术经历可以自己去查找,发达的印刷术可以为你我提供有的资料。对于20世纪中国美术教育的奠定人之一,对于20实际中国美术使上的沉寂孤独、 洒脱浪漫双具之巨匠林风眠而言,有关学画的有关学画的“皮毛”(绘画技巧)“地基”(绘画基础)自然不在话下。如此还有什么可谈?思想。唯有对世界、人生之明烛洞察、游移万仞、知我非我之思想才可以在本质上对巨匠之”巨”做出合理的诠释!“齐音在爨,庸听惊其妙响。逸足伏枥,凡识知其绝群。”“听”!林风眠先生声音传来:“想学画必须读很多书,画画不是靠技巧,而主要是表现思想。艺术是语言、语言说什么内容,这就要看作者的观念。”“人类为求知识的满足,所以有哲学之类的科目,为求意志的满足,所以有政治之类的方法;为求感情的充实,故于文哲政法之外,又有艺术。艺术,一方面创造者得以自满其情感之欲,一方面以其作品为一切人类社会的一切事情之助!艺术是感情的产物,有艺术而后感情得以安慰。”“艺术原本是人类思想情感的造型化,换句话,艺术是需要借外物之形,以寄存自我的,或说时代的思想与感情的,古人所谓心声心影即是。----艺术假使不借这些形体以为寄存思感之具,则人类的思维将不能借造型艺术以表现,或说所谓造型艺术将不成为造型艺术!”不知”听”众闻林先生之言有何感想?“知”了没有?我已经被触及了灵魂深处。观出中国艺坛”如鲫过江”自命不凡,深感不满”的”大师们”谁可以讲出几句类似的话给世人开开眼界(背抄挪移他人的不在讨论之列)艺术,因何产生?要旨在那里?画家画什么?如何画?先生有着是极其清醒而本质的认识,也许这些正是使得他能够在艺术上”鹭鹰孤飞”的原因所在!进而使得这位前半生叱诧艺海、后半生心伴青灯的巨匠可以“睁眼话梦了”!
     
     
      “如果是真正的艺术,无论是”艺术的艺术”或”人生的艺术”总可以直接就响在人们的精神深处。”世间最具穿透力的是感情,感情在冥冥中自由行走于时空之无形的有形。而感情,它可以引起系列连锁互动。如此神奇、不可言的”玄妙之物”之物被伟大的林风眠通过自己的作品传达出来了!艺术家笔下能够做到传神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传情远胜于传神。传情是传神基础上的进一步!如果说传神是艺术家把所描述事物的相对永恒的总体特征做再现的话,那么传情是在此基础上又把“特定瞬间”本人的“状态”融入了作品中。比如说艺术家画春山大都可以做到生机盎然(春山的总体特征),而先生却可以把春山描绘的既欢快又伤感。(艺术家的“状态”)画情传情太难了,它如同老子说讲的无形大象一样。平心而论,中国画人物一科若达此境界尚可一搏。如果有在人物、花鸟、山水中都做到,就我目前所学私自认为超越先生的当今未见!比肩量力、携手同行者亦是寥若晨星。“画就在于画鸟象人,画花象少女。”“其实画鸟如果象鸟,那何必要画呢?”先生说。如果把花鸟不象花鸟那还行?先生不仅在阐述中国画的似与不似的问题,他更多的是在强调创作者主观感情进入画面的不可缺。林先生笔下的花鸟确是拥有了人的灵性,有了自己的影子依附在花鸟身上:在奋力挣扎、在郁郁寡欢、在静观世界、在细细诉说。中国美术史上的大师笔精微妙的有,功力深厚的有;但画物如“我”者,八大山人一位,林风眠一位,其余不见!
     
     
      画贵创新,时下艺术家喧嚣超过以往。为什么要创新?有别于他人。为什么要有别于他们?提高影响力。为什么要提到影响力?如此问下去 ,百分之九十九的是为了”画钱”。能创新才怪!?达芬奇告诉:“到自然中去,做自然的儿子。”石涛也提到:“搜尽奇峰打草稿”。一句话,要“道法自然”。这样,才可以“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世间伟大的发现与创造大多产生于人们发自内心的、无我的、重于生命的精神需求中,艺术更是如此!林风眠先生在《中国画新论》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西方绘画在描写和构成方法上以模仿自然为能事,常过于机械。中国绘画重视精神,倾向于写意抒情,但表现方法仍有不少局限,结果不能充分“自由地表现情绪上希求。”进而,他认为在绘画手段上(原料、工具、技巧、方法)也不应加以限制。主张东西艺术互相沟通,取长补短。他这样想亦这样做,冲破一切束缚、运用一切手段。他潜心捕捉事物的神韵、诗意,重视对阳光、色彩、线条、结构、节奏的感受。在画面中使用色块、将水墨与水粉相融、小,吸取民间瓷器和皮影艺术的元素----先生的创新不是忽发奇想、空穴来风。我猜想先生的心思:艺术家要有自己独立的心灵、思想空间,但艺术家首先是活生生的人。因此,作品要把创作者(主观)与被描绘事物(客观)的融合统一在一起才行。只有这样的作品才可以与人生对话,才可以一窥宇宙之妙,自然可以屹立千秋。创新必须基于此!!
     
     
      在这里,我说句可能会惹起众怒的话:自以为最先懂得视创新为生命人们,请你们静下心来读一下林凤眠先生有关创新的文字吧!静下心来品一下林凤眠先生那情无不在的作品吧!
     
     
      有人说中国画会灭亡吗?杞人忧天。不仅仅是画家的林凤眠早就给出了答案:“事实上,不特在革命时期需要艺术,随便在什么时代什么区域,人类存在一天,艺术便需要一天,而且人类越是进化,越感觉到需要艺术更为迫切。这在明了各民族的文化状态、明了全人类的艺术创造者,是不待说的事实。----所以,我们敢说,只要人类的生命仍然存在,只要人类的生命之力一天天强盛,艺术便只有累进律的焕发开展,永没有休息的时候。艺术对于人类的生命力的发挥,犹如科学对于人类探求欲的发挥;艺术对于人类的生命力的满足,犹如衣食住行对于人类生活欲的需求,是永远不会划途自禁地宣告休止的。” (林风眠《前奏》发刊词,1930年。)
     
     
      繁华过后归于平淡。命运多舛的林风眠先生早已练就了“太极推手”,静水流深,这样才可以成就更高的艺术,这样才可以延长自己的艺术生命。因此,他有很多的才能不被外界所知,甚至被人误解。或曰:不会书法;或曰:不擅文辞。其实大不然,谁让你我孤陋寡闻!有多少人不相信、没到过其他星球,但它们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怎么能被人都理解?我见过先生为国立艺术院院友录的题名影印,内含筋骨而恬淡雍容内含筋骨,外耀锋芒而折锉槎枿,极富变化之美。“一勺足以知味,何必做汪洋之测!“一夜西风,铁窗寒透,沉沉梦里钟声,诉不尽人间冤苦。铁锁锒铛,憧憧鬼影,瘦骨成堆,向苍天所为何来!”先生身陷囹圄时写过如上的文字。“昨夜西风凋碧树”宋朝晏殊在《蝶恋花》中这样写,先生作“一夜西风”。为什么?一夜实在是不确指的时间,在那特定的年代谁也说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进入“泥淖”之中的!憧憧不仅表示往来不断之意更寓有心神不定的心理状态,“憧憧鬼影”实在是用的精妙!连先生的文字也如此的不废“笔墨”!!
     
     
      巨匠林风眠,我从先生的作品中读出不可见、不可言之美。你告诉人们艺术第一要美,第二要力;你说了只有自己才搞的懂的“绘画就是绘画”;你能把连峰去天不盈尺的险峻化为一马信蹄踏平川的悠哉。在你、你的艺术前,我的语言岂能尽意!
     
     
      睁眼画梦,巨匠林风眠。艺术是你,你又绝不仅是艺术。